Greta

故事总是不属于我自己。

你们还是在一起了

那么喜欢
但是更想保留自尊

总会过去的
飞蛾扑火又怎样
我至少那么真诚地喜欢过你
我输了全部也没输我当初的喜欢
不用道歉 我知道喜欢的保质期
我相信那个也这样爱我的他
在未来 等我

Reality.

你真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
5岁 你和一个要好的玩伴告别 她哭 你笑着问姐姐为什么要哭啊 可是后来真的没有再见面 你才觉得你也想哭
13岁 搬家 妈妈说要卖掉老房子 你除了门口那条可以淘到小鱼的小溪对于其他并不在意 你甚至很开心的扔了破旧的一直陪着你玩偶 毫不在意你坐了那么久的课桌是不是被抛弃 你想着新房子多美好 后来 你住进了新房子 开始想念老房子
14岁 实习老师要走了 她们待你很好 其中一个帮你当作她的妹妹 她们走的时候她们还有班里的女孩子们甚至一些男孩子都落泪了 而你没有 你随手抽来纸巾给一个站在窗前的女孩子 说 为什么要这么伤心 她们总要离开的啊 哭也没用 那姑娘觉得你是一个冷血神经病 走开 不想理你 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 你真的觉得原来她们在的日子里你是受了那么多的眷顾
15岁 科学老师讲着鱼类 两栖类 哺乳类 说着生物进化就是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你的呆呆的善良的同桌说 灭绝的生物真可怜 你因为觉得她呆呆的而总忽略她的善良 因为她总是恪守规则而因此无视她对你的友好 你当下反击 切 有什么好可怜的 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 这是秩序 她低头记笔记没说话 后来 你渐渐明白 那些灭绝的生物真的可怜 它们也曾努力过 那么努力的抗争 努力的改变 可是只是不够快 而你的那个呆呆的善良的同桌 在毕业后 毅然坚定地去了上海 她还是满腔热情地给你寄明信片 信里总会提到 你是教她与人相处的第一个人 内向的她才会在一个新的环境中 很快的交上不错的朋友 17岁 你们天各一方 其实我知道那个时候她从上海英语夏令营电话打来 有点委屈 你更是有点不耐烦 在学校看着她按部就班地学习 被老师说是最认真最勤奋的孩子 成绩有时不比她差的你 总会不屑 吐槽她 说她社交能力不好 而她也总是流露无奈 胆怯的神情 你会更恼火 说 她这样以后还怎么和人交流打交道 做外交官(她的梦想)啊 现在 看着那个在你眼中胆怯内向的她暑假独自穷游泰国 和一起前往遇到的善良外国人交朋友 合影 互相帮助 你觉得她离你越来越远了 那些很冒险的梦 只有她 在路上 那个教她努力追梦的你 现在成了以前那个你眼中不屑的按部就班学习的她 你才发现自己其实浪费了很多时光
18岁 19岁的前夕 他提前你一步提了分手 你心有不甘 仅仅只是略有不甘 但仍然 保持着平静的口吻 说 没事 我知道的 其实我也没给你什么sweet time
我们好聚好散 祝你新年快乐 有那么瞬间 你觉得 你好像为了保护自己曾经因为被骗 真的也没对他付出过什么感情 后来 一天三天五天 期间你看到一个关于你们曾经笑谈过的话题的链接当你想分享给他时 突然想起 你们已经分手了 你的心空荡荡的 有几次你点开他的头像 想发点话 你也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 更有两次 你梦见了他 然后 惊醒 拿起手机 凌晨一两点钟 任何社交联系都没了他的那个备注显示 你拿着手机 呆愣着 黑暗中 你就失眠了 后来后来十天的时间你的朋友在路上遇到他和之前有一个对他颇有好感的好看的姑娘一块逛街 你听到时 心就被揪住了一样 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想哭 你发现根本没有眼泪 你对朋友说 想哭 但没有眼泪 你看其实也许一点儿也不悲伤 只是心有不甘罢了 都是前任了 都过去了 像是自我安慰 你补了一句 爱他妈谁谁吧 可是那个晚上 你彻彻底底地失眠了 你才发觉 你真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

我要去杭州
那里至少有过去的梦

We.

你去泰国了 好久没联系 其实不过也就四五天 我却想了半年的样子
不知道你会不会真的寄明信片给我
2014年中秋说在苏州寄明信片给我 于是我一天爬一次综合楼跑一次信箱 坚持不懈跑了两星期 还是没见到你的明信片的边儿
我也不敢问你你是否把我真的当玩笑话 我硬是等了一个月 也不见你的信
后来后来还是憋不住问了你 你难得发了一段语音 抱歉忍不住笑意得说 好啦好啦 这次知道了 于是 我现在又开始无目的地等待你的信
只是也不知道这回要跑几次才能亲启

We.

你总叫我小朋友 然后以老人家自诩 于是我总笑称你一声 周爷爷
我们聊说93年和97年的代沟在哪
你说周杰伦前三张专辑才最好听
我说 我印象最深是 我六年级听的魔杰座 那才最棒
你笑说 瞧瞧代沟吧 杰伦出道时你才三岁呢
我不屑你的“倚老卖老” 说 哼 我们才差四岁 昆凌和周董差10+岁呢
你说 昆凌…是不是和我同岁?!
我说 是啊是啊 人家都走上人生巅峰了 18岁就遇到周杰伦 我18岁还在写双曲线椭圆呢
你笑着说 哈哈哈哈你18岁遇到了我

2014年8月 18岁的我 22岁的你 在香港
理应算青梅竹马 可我们都不曾记得小时候见过我们笑
你还答应 和我一起去日本
那时 你从英国回来 我也不再是小朋友了


I was so alone and I owe you so much.

不觉得高冷是什么好词
明明是讽刺

愿 我们的未来
是能够到的光亮